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

鏡子

「明天揍我,拜託了。」

我知道,這是一次無論如何不能手軟的實踐。


2017.08.14

「等一下的八十下,你自己報數。」
「...... 可以不要嗎?」
「為什麼不要?」
「我不想......」
「嗯,好,那讓你報最後二十下就好」我頓了頓,「但是,你會看著鏡子數。」
他用表情抗議,倔強又不甘的臉。

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

在建立關係之前的疑惑(對話紀錄)


國中時曾經在莽撞中接下「主人」這個稱呼,
儘管我知道如何成為這樣角色,
卻欠缺當時能力根本無法承擔的意識。


從那之後,
對於收人,或每一次我在 S / Dom / 主動的身分中時,
許多「不敢」與「不確定」經常縈繞心中
--我怎麼知道我不會不小心傷害到他?我怎麼知道未來我真的能陪他帶領他一起成長?


再加上曾經數段的,嗯,失敗收場的主奴 / SM關係,
我更加疑惑,他們在剛開始時信誓旦旦能照顧好我,這樣宣稱的自信究竟其來何自?


這幾個月以來,我漸漸意識到心裡有顆種籽發芽成長,
也許是多年前便已埋下,我不清楚,只是那個聲音越發明顯:
別人無法給我,我可以給別人吧?

怨他人做不到又有何用?
每個人有自己的課題跟困難,且人生的曲折多變終究不可能是諾言可以違抗。
我該做的,是讓自己也去走一次這條路,
看看是否我做得到如臨深淵、如履薄冰地盡一切所能,用心相待。

如果我做得到,那我要的愛跟用心本來就在自己這裡,不必外尋;
如果我做不到,也就該明白用如此理由怨懟過去伴侶,何其荒謬。


--

前天終於第一次問出這個隱藏在心中數個月的問題。


藤:「欸欸我問你喔,你們這些當主人當S的,都怎麼思考或確認自己有沒有辦法照顧好自己收的奴?」

踢:『說實在的沒有辦法確認啊,你在建立關係之前哪能確定?』

藤:「是喔」

踢:『我覺得這種人跟人之間的相處,不是什麼吃飯睡覺,做了一定會有回報,所以你永遠都不可能確定自己鐵定能照顧好對方。』

藤:「也沒有要到鐵定啦,可是我想說至少心裡會有個藍圖,或者相信至少可以做好70%?」

踢:『正是因為無法確認,「照顧好對方」才會那麼珍貴、那麼需要經營,才會那麼需要亦步亦趨、步步為營、如履薄冰。而且照顧也不應該是單方面負責的,應該是雙方互相的。但是我想強調一點,「因為怕照顧不好對方,而不再走入關係裡」這件事情也是不對的。』

藤:「嗯」

踢:『我覺得人跟人之間會存在著「跨界」的現象,如果彼此都沒跨過界,那就無法相遇並且結交的。更具體的來說,像是你今天剛好繞了一點路回家,而我剛好晚了一點回家,於是我們就遇見了。

如果對方跟你都只是出現在平常回家的路上,而你們從未跨界去認識對方,去跟對方有互動,那你們也只會遇見而已,不會有更多交流。除非彼此都剛好都有做出一些跟平時不一樣的選擇,不然就只是一直不斷遇見而已。


所以我個人是浪漫主義者,我認為愛可以解決很多問題,只要有愛,就可以忽略那些擔憂與不確定,試圖找出兩個人之間的聯繫,哪怕是很小很小的聯繫,也會死命抓著。


我認為在關係之前討論我們可以照顧對方嗎?有把握嗎?這都是多餘了。只要對方跟你一樣,哪怕是一丁點的聯繫也會死命抓著的人,那你們就會把
1%變成100%。』

藤:「哇靠,你早上喝了幾瓶?」

踢:『我早上跟昨天都沒喝,我只是發現你是很認真問我這個問題的』

藤:「我問問題都很認真阿 =3=

踢:『應該說不是你之前不認真,而是你這次感覺是位自己問的,我很重視妳這白蠢蛋,所以這種為你自己問的問題我都會認真。』

藤:「白蠢蛋 XD 唉唷好感人」


藤:「你前面說『只要是對方跟你一樣』,這裡的一樣是指什麼?」

踢:『每一個人想建立關係的主因都是不同的,但每一個人「足以維持關係」的心情是一樣的,就是彼此都想把握對彼此的聯繫(就算是很小的聯繫),只要對方跟你一樣想抓住彼此的聯繫,就可以有互相照顧的能力,就會有一起生活的能力。』

藤:「但是對方有沒有想抓住彼此的聯繫,是我有辦法影響的嗎?還是那就是緣分,不應該強求?」

踢:『這有點複雜,因為他不想抓住跟你的聯繫是他自己的問題(說不定是你自己釋放出來的聯繫)。

複雜的點在於,這個「聯繫」大多數是很激動的情緒(簡稱激情),所以這些聯繫通常會流於情慾,例如想幹你、想調你、想擁有你、想控制你等等,而人類會在本能中察覺這件事情,所以想被抓住的那一方會比較主動,例如會刻意釋放出自己想被對方幹、調、擁有、控制的心情。


但是建立關係這件事情不一定只有「激情」,關係即是生活,包含情慾、價值觀、經濟等等維持一切生活所需的物質、心靈能量都是「生活」。因此,若你想強力改變他想抓住你的聯繫,你只要色誘他就可以了,但這樣沒能顧及到其他生活能量的補充,關係自然只會存在於情慾上。』



附註:踢踢表示他是立志成為偶像的踢踢哥

我本人幫他加長頭銜,是在成為偶像的道路上走了很久還沒到、公車都開走了的踢踢哥(欸

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

The End


大概兩個多月前吧,有天,你問我:
「恨我嗎?」

聽到的當下我愣住沒有回答。
不,不是因為我猶豫。
是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不會恨你。

你說你恨自己。

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

裂隙


11.06 戒毒

戒斷症狀讓憂鬱指數從永遠的陽光樂觀個位數飆到十八分,各種新穎的痛覺體驗集中起來在兩週內一次滿足。到後來身體為了強迫我不哭,太陽穴大痛特痛了兩天痛到像是世界要毀滅(但沒用,還是繼續哭)。

好不容易挨到最低谷,身心開始適應並啟動調適機制,正開心著那個可以掌控的自己終於回來,結果我回望的瞬間一個心軟,舔一口毒品就又跪回去搖尾巴,之前的努力跟痛苦全部隨風而去(但至少知道是有能力做到,再怎麼難受終究都承受得起,再怎麼失落身邊都有很多溫暖陪伴與支持)。


10.  讓我追著快哭的小紅出去的那一瞬,未來就決定了

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

不過就是看主人睡覺是在感觸什麼


  早晨醒來,望著手機回想,為什麼現在已經早上十點我卻覺得自己根本沒睡到?難道我三點半睡著後還起來夢遊嗎?(屁 (紅:抄P抄

  醒後先傳了訊息向主人請安,沒想到主人秒回,說「我會先拚命忙,盡力讓妳早點可以去見我」。這什麼妖術一大早就被主人感動得不要不要的 ><

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

反省


  偕女友看完《碧海藍天》的那日晚上,主人傳來幾段語音訊息。儘管那時我狀態並不好,且看完《碧》後情緒更是沉重,但主人的嗓音與其中隱隱的責備意味,依然讓我邊聽邊縮起身子。


  「我今天很忙,沒有一直在思考要跟妳講的話,可是我有放在心上。因為我覺得,妳現在這樣子... 不應該,很想處罰你。妳有表現好的地方,我都有看到。但是,該罰的還是要罰。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邊,為什麼說要罰嗎?正因為你的位置重要,我才更想要,透過處罰讓妳感受我。」


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

紅體文 0728

【是主人讓我遇見這樣的妳】

一時興起決定衝去找窩ㄉ紅
紅說要帶我去吃一家還好的簡餐店
巴特我心想
誰在意什麼簡餐店
我只想把妳騎得不要不要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