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0月4日 星期四

調教半香草主人日記 02

(2018.09.23 跟 NN 一起去 MS 的繩會)

那天中午,我和 NN 躺在床上。
一如往常我拿著按摩棒看影片自慰,卻弄了快一個多小時還是到不了。
後來 NN 坐到電腦桌前,我才終於高潮。
身體是滿足了,心境卻是空虛。
不至於沮喪,但確實有些低落。



休息一會,我們到繩會練習前日剛學的三繩 TK。

我盤腿坐在地上,雙手後背。
單柱縛的第一條繩子進到左手腕與下背之間,停在那裏。
然後是第二條,依然停在左手腕。


我在心裡 murmur:『我們不是上一樣的課嗎?第一條繩子進去後,Maya 就把繩子先調整到背脊中線上了啊?他是不是又遺漏細節了?』然後發現他開始打結了,於是忍不住開口:「繩圈沒有在脊柱上耶。」

NN 說:「我只是還沒調過去,妳可以等我做完一個段落再說。」


『也許是我們對段落的拆分與理解不同吧,既然他是主導者,那就照他的意思好了。』我覺得有點委屈,但只是心裡想想,沒再說什麼,等他繼續調整。

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

調教半香草主人日記 01

(2018.09.20 跟主人一起去 MS 平日練繩會)

親自經歷過,會更容易懂得如何掌握。
這裡的經歷可以是施受轉換,也可以是觀看他人。

未曾體驗的事,要用言語指認、或透過詞彙理解,是比較困難的。我始終覺得 BDSM 或親密關係中的成長,若能親身去看、去聽、去觸摸,會是最快速的學習方法。


如果想調教主人,就帶他一起參加聚會吧!

2018年9月18日 星期二

調教半香草主人日記(前言)


(關於如何把有 S 傾向、但不夠 Dom 的主人,調教成我心目中的主人的記錄)

關於我們:

從知道自己喜歡 SM 至今17 年,高一實際踏進 BDSM 圈至今 7 年了。我經歷過兩任主人、數任玩伴,身分認同從小時候的 M / sub 轉換成 SW / sub。
過去兩任主人都讓我無比臣服,卻也都讓我心碎至極。現在的我依然企盼一個厲害的、能讓我全然交付的主人,我依然殷羨那些被主人掌控、踐踏、任憑羞辱與塑造的 sub,但我也不願/不敢再過份冀求。

NN 在圈子也很多年了,有過幾任香草伴侶、幾任 M 跟玩伴,他希望能跟 BDSMer 一起過香草生活、一起變態。他是 S,但對我來說不夠 Dom。


2018年9月9日 星期日

SMファン感謝祭(2018。夏)觀後感


這是我在新宿觀賞 SM show 的心得。

在台灣看 SM 表演對我來說並不陌生,不過飛到日本去看倒是第一次。

Maya 推薦了這個表演給我們,雖然除了一鬼之外我都不認識,但既然是教主推薦的應該沒問題!




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

那妳呢

「那妳呢?妳想獨佔嗎?」

我遲疑了一會,輕輕地「嗯」了一聲。


「說出來呀,不說出來我怎麼會知道呢?」

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

如果有什麼可以稱作生活,我想要的那種

臉書跳出一年前的動態回顧,那時候的聲音顏色氣味又躍然眼前。

就紀念一下吧。

原來我還是可以高潮


  不知自何時開始,只要旁邊有我以外的人類在,要被弄到高潮、或自慰到高潮就是件極其困難的事,無論是有最親密的對象相伴,或在我身心極致臣服地面對主人的時刻都一樣。過去經歷過的伴侶,最高成就也只有 J 曾經讓我到過兩次,其他人不是一次,就是努力許久依然無法成功。

  為什麼呢?我也不明白。明明自己來很簡單呀,適當情境下要三十秒輕鬆解決也行。或者被 Maya 教主玩也不難,一小時內就高潮四次,比此前所有伴加起來讓我高潮的次數還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