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14日 星期一

請溫柔地暴力對我


雖然說自己確實有無法抹滅的S性格,但在性方面骨子裡就是個M,就是個M。

自慰時的幻想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是凌辱、虐待,唯一的那零點零一只有愛人才能在我腦中做到,輕柔緩慢地愛撫親吻推送,大概是我最奇特的性幻想吧。

如果真的要說有什麼香草型的性幻想,那大概會是氣派的房間、紅色、昏暗的燈、整大片鏡子(供我們一起自戀)、音樂和精油,和愛。



從擁抱和耳語開始,接吻與看似遲疑但又慾火中燒的愛撫,都已經乾淨的我們,按捺住焦急,為彼此褪下衣物;可以不用有語言,不必急著讚美,只要我饑渴的眼神你就知道,我伸出舌頭輕點時是想把你整個吞下;像在跳Tango,我的手一帶你就曼妙的旋轉起來,然後在剛好的瞬間停下我低下頭恰好是一個吻,深長的,彼此交纏,而後我調皮地咬住你下唇--哦你知道我多迷戀你的嘴唇,世間最美的雕像也比不上它,因為自然造了你那樣的美麗,如果鬼斧神工可以這樣使用,那我會說:是的,它就是。

(而且還有你的笑容你的臉,你埋進我懷裡的樣子,你靈巧的舌頭粗大的陰莖白皙的皮膚可愛的屁股美麗的腿,你撒嬌的模樣,和你的一切,讓我想玩弄你卻又不忍真正傷到你一絲一毫。是了,我連你的味道都迷戀。)

至於之後呢,你知道的,就像每次激烈的性愛。只是我希望沒有時間限制,就像當你還在我身體裡時我說,就想這麼到永遠。



不過你每次都是這麼溫柔的。

所以我更想說,請溫柔地暴力對我吧!



像是,深喉嚨時不要理會我的淚水和口水。

像是,在馬路邊賞我巴掌時可以先掐住我的下巴。

像是,直接扯住我的頭髮拉近你然後問我到底肯不肯乖乖聽話。

像是,把口爆時滴出來的液體用手指刮起來再塞進我嘴裡要我舔掉。

或者像是--我最喜歡的--幹我時壓住我的聲音的手可以更大力點,讓我的呻吟悶在你手中,只從指縫溢出些微,如同我是你不乖的玩具(哦好吧我本來就是)。



一切你拿捏地恰到好處的暴力,在我眼中盡是溫柔。

4 則留言:

  1. 這篇文章就當姊姊今晚的夜宵了,いただきます♡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我都想把我dcard的文搬過來這個blog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
      刪除